话说“对号入座”2015-04-20 11:15阅读(1378)

话说“对号入座”

 

在许多博文里我都强调:企业成本费用的列支要与组织结构、作业区间、业务流程等要素相匹配,还要根据业务特点和管控需求来具体划分列支明细,以便于企业整体层面的定向管控及各项数据的有效集成和深度挖掘。这项原则反映在财务核算体系当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会计科目、子目、细目的设置要能够为企业的整体管控提供必要的专业服务与能力支撑。比如公司层面的管理费用可按业务内容划分为办公用品费、设备耗材费、通信费、差旅费、公车费(按车号)、工资、福利费、业务招待费、低值易耗品摊销、折旧费、税金、其他管理费等等;再比如车间层面的成本费用可按会计主体内的车间数量分别设置生产成本和制造费用明细户头,再按成本费用的具体内容设置明细栏目。这样以来,企业的各项成本费用都可沿着成本核算信息系统的路径追溯到相关部门、环节及责任人,而不是一锅粥。这是绩效考核、业绩评价、薪酬分配、管控纠偏、战略调整等等决策活动的核心依据之一。本文所提的“对号入座”就是指财务人员对这项技术和原则的掌握及遵守。

 

我在粮食部门的时候(1978——1995),每年局里都要组织多次财务检查,其中会计人员对成本费用的列支是否符合会计制度的统一要求、是否按照上级统一设定的账户体系“对号入座”是一项重要的检查内容。也就是说,正当的开支列错了户头也算作问题,比如把办公费列进了保管费,把招待费列进了其他费用等等。几乎每次检查都有这方面的问题出现,一是有些会计人员业务不熟练,另一方面有些开支模棱两可或是有其它原因。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有争议检查组就要记录下来当作问题进行汇报,最终局里统一研究、统一口径、统一拍板、统一执行。有了这些严格要求,经常有会计人员做账时拿不定主意便打电话请示上级,上级酌情做出答复;也正是有了这些严格要求,各个粮管所的财务信息更真实、更准确、更具备可比性。

 

有一次局里发现一个粮管所的办公费用特别多,便在随后的检查中作为重点进行抽查,结果发现该所购置了120元钱的信签纸。可能现在很多读者会感到这点钱算不了什么,可这件事发生在1980年前后,当时120元钱相当于6个第一年参加工作的正式职工一个月的工资;相当于12个农民合同制职工一个月的工资,这不是个小数目。那时一个粮管所一般不超过20人,这120元钱的信签纸按当时的开支标准计算至少可使用40年(每年3元,可买20本左右)。这是一次重大的违纪事件,局里进行了严肃的通报批评。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真实的系统管控能力和费用开支水平,这种管理模式从1953年开始,有效运行了40多年。

 

1995年我进入民企,民企的产品与市场接轨,人力资源与市场接轨,薪酬分配与市场接轨,这让我又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学习与实践阶段。民企这些突破僵化机制的创新举措给当时物资匮乏的市场创造了极大的财富,也给民企自身的发展带来了勃勃生机。但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系统性的社会监管,民企的内部管理越来越变成老板的自家事,而脱离了它本质上的社会属性。对于许多缺少现代企业管理经验的创业者来说甚至直接把企业看作是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外人碰不得、管不得。在这样的环境下财务核算体系很容易被扭曲,最典型的做法就是做假账。大家以为这样企业就赚了,就具备自主性了,就提高竞争力了。孰不知一套假账让企业内部的“号”与“座”彻底分离,科学有效的监管体系随之失效,甚至还变成了潜规则的帮凶。或许有人会说企业还有内账呢,内账由老板亲自管呢,的确如此。这是传统农业社会的流水账模式在现代企业的翻版,这些内账不管是否成体系,只要不与科学有效的社会监管体系接轨,就不具备系统性的法律约束力。也正是因为如此,苍蝇专叮有缝的蛋,没缝也要凿上缝,哪怕是老板亲自记账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在许多民企,老板“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几乎成了游戏规则,它直接导致企业失去绩效评价的合理平台,失去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功能,甚至失去已有的经营成果。这样的案例太多太多,我们看到许多创业者搞不懂其中的原理,缺少这方面的实践经验总结,企业都关门了还抱着自己的流水账······

 

我在许多企业都积极推动建立在科学有效的财务核算体系之上的制度建设,试图让“对号入座”变成现实。事实是阻力非常非常大,要么根本就建立不起来,要么建立起来我自己却必须离开。其中最大的阻力在于财务核算体系与生产经营过程难以实现有效集成,“号”与“座”不符,“座”形成孤岛,占山为王,“号”形成摆设,失去价值。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利益问题,靠企业自身的管理变革很难实现真正突破。但不争的实践经验是:一旦制度理顺了、责任落实了、分配合理了、信息透明了,企业的效率和效益立马登上新台阶!我在许多博文里都有这方面的经验总结,这里不再赘述。

 

实践证明法制环境是企业最值得期盼和珍惜的社会资源。对于有眼光、有担当的企业家来说,科学有效的社会监管是有序竞争的根本保障,也是企业内部科学化、系统化、透明化、责任化管理的强劲东风。脱离了这样的经营平台,企业怎能驶出港湾扬帆远航?

 

党的十八大以来这样的法制环境离企业越来越近,我天天看新闻联播,对企业不合理的约束越来越少,合理的项目和制度不断出台,这是企业之幸、社会之幸、国家之幸!愿更多的企业能把握新机遇,也愿“对号入座”能成为更多健康企业的良好习惯,老国企用几十年时间探索出的成功经验不能丢,现代企业的内在运行规律不能违背。